城外的伊丽莎白

儒雅随和

😍😍😍😍😍😍😍😍😍😍😍

Doctor Por With His Bro:

比谁更爱胡说八道的脑洞的下一段。

这次稍微认真写写(其实没有

 

 

“里斯本秘境?”安东尼奥在跟自己的舞伴旋转到那个带着假胡子的小辫子身边的时候悄声问(虽然他的声音一点儿都不小),“……我们在一个电影里?”

“大概吧。”小辫子耸耸肩说,尾音在他旋转开去的时候留在空气里,“也许我们在电影里,也许我们在历史里,不过这有关系吗?我们反正不会回到这儿了。”

“……”

安东尼奥盯着他旋转着走开的背影上那根晃动的辫子,陷入了一片从他拉开窗帘的那一刻就出现在他生命里的深深迷茫。那个小辫子绝对不只是个英剧看多了的山野怪人,但是要承认现实和电视剧一样荒谬就太难了。

“……就算我没看过几集也知道tardis不是这么用的!至少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回到任何地方!”他隔着整个舞厅对那一头的辫子哥喊道——如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用无礼破坏一场虚假的舞会也没什么要紧吧。

葡萄牙人隔着晃动的灯光和裙摆给了他一个微笑,那表情就像在说,“好吧我就是瞎编的”。他滑稽的假胡子随着动作一晃一晃,而安东尼奥这一秒非常想揍他——然后下一秒就因为自己居然觉得他这样也很有魅力而深深的想要胖揍自己。

在下一秒,西班牙人的舞伴替他实现了这一切。那位姑娘在他的第十二次盯着舞厅另一边走神后、用小皮鞋狠狠的踩了他的脚尖。

 

“你说我们不可能回到这里是什么意思?”他们在两支舞的间隙里一跑到阳台上,安东尼奥就急急忙忙的追问道。

“你都没有在认真听。”葡萄牙人惬意的说,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身上和小胡子上,“我说了,每次向外看都是不同的地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

“……那么那个电话亭可比这个方便多了。”安东尼奥咕哝道,“难道就没有一次停在相同的地方了么——我回不去了么?”

葡萄牙人盯着他,徐徐夜风吹动着他的假胡子。

“有一次。”他说,“你敲门的那个树林,和我进入这个屋子的时候身处的树林是同一个——那时我也是一个愚蠢的旅行者,在森林里迷了路,倒在地上,快要死了,然后看到了一间开着门的小木屋——上帝作证,前一秒它还不在那儿。”

“……你不是本来就住在那玩意儿里的?”

“大概吧,但我从哪里来,怎么去了那个森林的,我都忘了。”葡萄牙人冲着他微笑,眼睛因为星夜和月光发出饶有兴味的光亮。

安东尼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这一切是真的,还是我们都死在了树林里,这是一场梦?”

对方再次笑了。

“是真的,假的,还是梦,有什么重要的?我听到有一个蠢货在我门口唱约兰达的时候,就觉得多邀请一个人进我的梦境也么什么不好。”

 

他们面面相觑彼此凝视了很长一段时间。

“你还是看星空吧,小子。”葡萄牙人说,“从时空机里钻出来看到的星空可是把妹神器。”

但是还是没有人转头去看星空。

“你可以把那个假胡子摘掉一下吗?”安东尼奥轻声问道。

 

 

然后发生了啥你们都懂

不知为什么变成了言情剧


不敢微博对线,我来狗背影了🤗
我真的佛了某些wb👅⭕️♀🐩🌶,鼓吹不化妆是杜绝👨🐩审美绑架(老子也不爱化然而单纯是因为懒,不爱穿👗一我腿粗二不如裤子方便,可我爱看别人穿啊,这年头化个妆扮个靓也能和蝻拳扯上关系,给我整笑了都),剃阴阳头光头是标新立异,这些虽然着实挺孤儿的但毕竟个人自由我还能忍,可你他🐴出cos,口红钱出得起,就不能把你长满半边脸的粉刺清干净🐴?我寻思即便是男的顶着一脸粉刺出镜照样被骂好吧?找的洋男友放在毛子的地盘上就是残次品,不懂什么程度的白男才叫拿得出手的村逼我建议你百度一下同是毛子男的Alex Sparrow早年写真再来无脑炫。以及一个自述父母是多么俊俏自拍头像跟个👻似的nq大v,我信你个鬼,呜呜呜我合计二老晓得了含辛茹苦二三十年养出这么个糟心玩意儿能不重度自闭🐴

Zepeto捏的奥地利姐姐🙃

男性凝视是个伪命题。强说有,也是在非反讽的前提下,文画手通过文艺创作携带的歧视、贬抑妇女的令人不悦的迂腐思想,而非展露身体装扮性感的女性(奇怪了,我就喜欢前凸后翘高个丰满的姑娘咋着了[疑问]我不光爱豪乳的妹子还喜欢奶大的男人呢[疑问])。比如去年我在乐乎撕过的在同人中把《怪诞小镇》12岁女主梅宝写成雏妓还不以为然的死妈废物,看似是“男性视角”,实则是“罪犯视角”,毕竟此蠢恶男牲不配代表男性。

此外,当然不止男性会作出“男性凝视”和拥有“罪犯视角”,腐狗这个生理为女却脑里长屌的基数庞大的恶臭群体充当了我黑名单的主力。其恶行多见于借笔下男角色之口对女性极尽羞辱口无遮拦。某部知名度极高的拟人动漫里边我很喜爱的两兄弟(原著中言行正常),被腐狗在bl同人中丑化为“毕竟他和安东尼奥早年玩过不少女人”,单一个玩字就给我气得发抖,作者身为女性对招嫖的勾当非但不抵制痛恨反而视其为男性魅力的体现,情感作风方面男女区别对待,无以复加的双标,极尽跪舔之能事,心安理得为虎作伥,低劣下贱而不自知。腐狗和直男癌屌癌在歧视妇女这点上意见惊人一致,哪天全死绝这盛世就真如你所愿了。

双十二事变背景,半女校向,部分性转

吴惠文—南京♀

沈奉先—沈阳♂

李兴乐—西安♀

话说这边在吴惠文处吃了瘪的沈奉先,窝着一肚子火回到驻军的住所。时至黄昏,半拉子夕阳颓丧地挂在远山的山头摇摇欲坠,恹恹的红光映着满城的破落萧索,似笼了一空的血色,极致凄哀。转眼已是十二月上旬光景,入冬的第一场雪还没有下,煤炭的供应老早就像断流的河,上气不接下气。前线战事吃紧,日寇铁蹄在把白山黑水蚕食鲸吞遍之后,马不停蹄地漫过山海关,向关内席卷而来。足下这座西北古都饶是不比平津处在风口浪尖,多少也觉察到了一点风吹草动。行人车马行进得迟缓,愁云惨雾取代了笑语欢歌,国难当头的阴霾盘桓在芸芸众生的心尖上挥之不散。

沈奉先低垂着头,心情坏到了极点,一反往常脚下生风的步态,军靴拖沓,身披的军大衣蔫头耷脑垂在双膝,并且少见地在走经院门的时候对守军的致意充耳不闻视若无睹。他慢悠悠穿过庭院和耳房,直奔前厅而去。夜幕徐徐地拉上帷幔,将万物纳入天鹅绒般深厚无边的缟夜里,被挤兑得无处遁形的余晖相中了这座生机寡然的房屋,争先被雕花窗棂切割成一条一条投在青砖上,随即被他一脚跺得体解。沈奉先拾级而上,扣住雕饰浮华的青铜门栓一把推开虚掩的大门。

屋里没上灯。李兴乐四平八稳地坐在厅中央唯一一把太师椅上,任由夜幕一点点四合,将室内最后一丝光亮抹除殆尽。吸了一半的卷烟还夹在指尖,却是许久不曾入口,很明显女子已失了抽完它的兴致,碍于麻烦才没丢掉。晦明交变里,李兴乐的脸阴晴不定。

【统计整合自己的欧女子人数,半同人】

◆英格兰 罗莎·斯图亚特(Rosa Stuart)

◆比利时 艾玛·利奥波德(Emma Leopold)

◆荷兰 伊雷娜·多萝西娅(Irene Dorothea)

(性别待定)◆法国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Francoise Bonnefoy)

◆奥地利 亚历山德拉·克里斯特尔(Alexandra Crystal)

◆瑞士 阿德莱德·茨温利(Adelaide或Adelheid Zwinli,昵称海蒂)

◆匈牙利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爱丽莎薇塔·海德瓦里)(Elizaveta Hedervary)

◆列支敦士登 艾丽卡·茨温利(Erica Zwinli)

◆瑞典 玛蒂尔德·乌克森谢纳(Matilde Oxenstiena)

◆捷克 维罗妮卡·哈谢克(Veronica Hazek)

◆摩纳哥 弗雷德莉卡·波诺弗瓦(/法兰黛莉卡·波诺弗瓦)(Frederica Bonnefoy)

◆安道尔 安德烈娅·罗德里格斯(Andrea Roderiguez)

◆斯洛文尼亚 安东妮娜·梅斯纳(Antonina Messner)

◆爱尔兰、罗马尼亚、摩尔多瓦

私设🇨🇳姐姐;
165㎝
约莫34岁,青丝如墨肤胜雪的绝代佳人。外表娴静,内里刚强,王者气度浑然天成,文韬武略深得人心。见惯了大风大浪沧海桑田已然处变不惊。偏分长刘海,一侧完全向后梳光,不很规整的盘发,配饰有前额红梅妆、耳坠、手镯和戒指。手里的是短剑。曾用武器为唐刀和长穗太极剑。出席重大场合时穿裤装黑西服(吸烟装?)和圆领里衬,因为是现代,礼服以旗袍为主。古时候几乎戎装不离身,战争打响总是身先士卒。因条件艰苦和作战需要留过近70年的短发(1911~1978),改开后重新蓄发,也是从那时才开始有意打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