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l

拒腐|BG爱好者|女孩子赛高|APH洪痴葡厨喜欢女子组其余全黑|国漫主混中华女校&大理寺日志
※吃的cp※
〖aph〗洪all洪
#天雷啾花好友组,拒绝洪腐狗设定,踩雷点者问候令堂不谢
越湾;古希埃;白波白
#葡相关所有bl一概拒绝,巨恶心葡澳永盟(包括性转)
〖fatezero〗枪剑/姬骑
〖中华女校〗长洛/润扬
〖涵仔设省拟〗秦豫/宁青
〖通天帝国〗裴静(静来)
〖GF〗双比bg(本体x私设性转)/Bill×Ford♀

赤留:

西班牙人非常看不惯葡萄牙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个性,他们宁愿坐在豪车里喝稀饭,也不愿意拿那些钱去享受生活。
而且这家伙也懒得发展一下旅游业,所以请大家多主动去葡萄牙玩耍

原作者 @🌚 为黑而黑,表达对某篇同人的愤怒。

[201601]存旧坑

 

    *西游记同人,单纯想写写打斗。
    *2010浙版西游记的衍生物,部分涉及原著。
    *玉兔中心。
    *没有cp……吧。

*1

“我儿,你使个苦肉计差点真把你爹我哄过去哩!”

我心下一沉,冷不防被扭住肩胛,强横力道入骨三分,隔着厚重衣物竟听得内里关节不堪重负的咯吱呻吟。我就着被制的身势扭转头去,只见众妃嫔公主皆僵了笑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头上现了形的一对兔耳,神如白日里见了厉鬼一般唬得花容失色,一路小跑退后有十丈远。不多时,假山荫蔽里早已藏了几个年少皇子战战兢兢的小脑袋。

“护驾!护驾!”士卒自发形成一堵人墙横在父王人前,后者灰头土脸地扶正王冠,在侍卫簇拥下上了辇车绝尘而去。须臾间全副武装的禁军已从父王回宫的线路外围包抄了后花园,呈井字形将我团团围困。

我只觉万念俱灰,纵是为复仇下界重做了几年妖精,可算上之前修为好歹也算个妖仙,从没为非作歹,更甚者还悬壶济世了一把,拿那月宫里的看家本领医好了父王的顽疾和侍女的烫伤,照佛家那套理论说来,这一趟德行积得不浅。不想两年来和“父母”发展下的感情,居然脆弱不堪到以致因一个未查证的“妖怪”的真相恩断义绝!我一恼自己真身是个畜生,二来恼那半路杀出的妖猴坏人好事,一时恶从胆边生,怒将起来,挣脱了手,往虚空里只一抓,凭空幻出一根短棍舞了个棒花,直扑人群里,劈头抡去。后者冷笑一声自耳中掏出铁棒,迎风一幌便有二指粗细,使两手迎面架住。我见事不谐抽离了武器,二人双双跳开。我心一横顺手扯掉了繁缛衣裙只剩深衣亵裤,将满头碍事的钗环尽数摇落,施法变出一身素白劲装。说时迟,那时快,闻得耳边破空风声又起,急转身处,铁棒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直捣下盘,风尾金光利锐如剑;我一纵身跃离他棍法气浪所及范围,置身半空,居高临下又照头打下,被他反手一棍挡了个严丝合缝,长短两棍短兵相接时迸出如雷轰响,火花四溅,金光刺目,教人不敢忤视。

再次迫于僵持不下分开后,我执杵厉声高叫:“孙悟空!这花园太逼仄,咱俩换个开阔地界,你可有胆子跟来再和姑奶奶打一场!?”他一对金眸陡然精光四射,横担了棒子,口里赞叹有声:“好孽畜啊,真个有种!今儿爷爷我若不陪你玩两把,岂不落个孬种名声!”说罢举棍来迎。我杀得兴起,哪管理会,两人一前一后跃上云端,各驾云霞彩雾,逞凶斗勇,吆吆喝喝就当空厮杀起来,棍来杵迎,拳打脚踢,一场恨苦相争,只看的尘埃里众人煞白着脸色面面相觑。一时间满园狼藉,却金光绦绦,瑞气腾腾。

*2

入夜。这晚月明星稀,夜空犹如精制的靛蓝色丝帛一般清辉满溢,天河横亘,庄严地俯瞰人间。眼下已过二更时分,街道人迹罕至,举国静谧如斯。

我卖个障眼法骗过侍立两边的宫女,化道清风来到毛颍山前。面向一座青崖手微动处,瀑布前横空出现一道山门,片刻之后洞门缓缓大开,待我身形完全隐没又恢复了原状,外观上全然无异。

我拎着未来得及换下的衣裙裙摆,举步走入洞穴深处。洞壁火把熊地由近及远依次燃起,幽深洞窟登时亮如白昼。向内百步远,即见一浅水潭,池水平静无波,倒悬在拱门状洞口的钟乳石滴落的清水因而成了唯一声源,百川汇海,听来似珠落玉盘。

“帕罗。”我在池边止步,启唇轻唤水潭对岸双膝半跪双手被粗长铁链缚于头顶的人。较高等妖族皆具夜视能力,黑暗中也能够明察秋毫,那女子的任何表情波动自是无一逃得过我眼。她眼睫轻颤悠悠醒转,看见我蹙起眉梢,将头扭过一边却因绕身铁链的阻挡无法偏转过大角度,不得已索性闭了眼,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我几乎是瞬间就被这一举动触恼了性子,也不念诀,直接扑通跳下水横跨过齐腰深的水潭,近她身前伸手一把钳住小巧的下颌,以此为着力点发狠扳过脸颊。她咬牙欲抽身闪躲,不想早被看穿,动作未发即被我一手抵上洞壁动弹不得:

“别乱动,我可怕一不留神拧断你的脖子,嗯?”

她稍作权衡,碍于力量差距太过悬殊,放弃了挣扎。

渊里荼:

娘塔♚海盗英娘
  我第一次见到罗莎.柯克兰,就臣服于她的优雅和傲慢。
  她黑色的长靴踏在甲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扛着一柄还在滴着血的刀扫视着忙碌的水手们。说实话我原先觉得这样的形象难以符合“优雅”一词,但当我看见她拽下眼罩,眯着猫一样的绿眼睛傲视汪洋大海时,我才得知我是多么愚蠢。
  那个词为她而生。
  她眼睛里的傲然和轻蔑无形中予人重压。
  我也无法想象一个女子能统领船队,更无法想象她纤细的肩膀如何承受刀枪。直至我见到她脱下外衣,露出结实有力的臂膀和腰腹。她的手臂上有肌肉的纹理,流利的线条顺着她的腹部包围着肚脐,不仅不突兀反而显得英气。她披散着金色的长发坐在水手中间畅饮,眉目流转间的凛凛杀气令我震撼。
  在我目睹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后,对她的敬佩更是无法言述。
  她似乎习惯了血雨腥风,慵懒地走出船舱打了个呵欠。面对入侵者的嘲讽与调笑,她微抬下巴,伸出舌尖舔了舔唇。
  狂风暴雨中她把外衣一甩,刀尖划过他们的喉咙溅起一片殷红,她的动作利落干净,似乎不愿与他们过多周旋,带着狠戾和不屑。
  她的眼睛此时是狼,野性的狼。
  天亮后船队到达了港口,她向我挥挥手执意,转身回到忙碌的水手们中。
  后来我在伦敦的街头看见她,她穿着长裙撑着蕾丝伞,身姿妙曼地摇曳着。我正要张嘴喊她的名字,她轻笑着嘘了一声。

指绘,少年洪。

【南北战争AU 性转比人设】

脑洞文,南北战争背景双比

帕特丽夏•米斯切夫•赛弗(Patricia Mischief Cipher)

金色波浪卷长发,斜马尾高扎,不伦不类的偏分刘海刻意留长,略略遮住戴着眼罩的盲眼。肤白貌美,身材高挑,偏生得一副阴晴不定的怪脾气,安静时堪比绝代佳人,暴怒时其威不下雷霆万钧。

南方庄园主千金,脑后长反骨的叛逆小姐,一只眼睛是儿时骑马跨栏不慎摔瞎的。蔑视礼法,行为放诞,性烈难驯。独立并且自负,现实主义,毫不掩饰喜怒哀乐的情绪。爱恨分明,喜欢的真心相待,厌恶的一脚踹开。讨厌相夫教子的人生定式,不自由,毋宁死。因头脑灵聪又多读了几年书便自诩眼界不俗,身手矫健,喜欢赛马打猎,一杆祖传猎枪如影随形,会耍西洋剑。时作男儿装,好喝烈酒吸烟,依仗父母宠爱,非但年过二十未出阁,还时不时和镇上的一票男青年拼酒厮混,对流言蜚语视若无物。

21岁时与脱队的北方兵痞比尔•赛弗邂逅,在他暂住自己家疗养期间日久生情。此时正被媒人撮合着与暴发户之子吉迪恩•格列佛婚事的帕特丽夏断然退亲,与比尔私定终身。此举招致家人的强烈反对,不堪胁迫的他们于是密谋出逃,二人只携一匹比尔从军队牵来的马便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前往西部淘金的路途,浪迹天涯。

@🌚

转自一个大佬

🌚:

摸了个比较气的Kill,丑不拉几还凑表脸的发嘿嘿嘿

【练手小片段】黑道AU

@🌚
*练手小片段,架空黑道AU,海量私设注意。
*出镜人物:“陌生女人”即古希腊(海伦•卡布西);“看不清面孔的男子”:土耳其(塞迪克•安南),设定是夫妻,子希是两人儿子,自行避雷。
*洪姐回忆年轻时的事情(正剧5年前),重伤难敌被海伦麻麻所救。
*没有头尾。

“好姑娘,松手。”快速查看了一下伤势,女子轻轻以掌覆上她手背,慢条斯理地柔声哄劝道。刻意压低的声线仿佛附着魔力,能够蛊惑人心于无形。

伊丽莎白顺从地遵照了指示。

那陌生女人的到来宛如神兵天降,单举枪托就瞬间砸晕了几个武装齐整的敌军。深巷昏暗的街灯下正上演着伊丽莎白迄今为止幸逢的最精彩的一出武斗,或许称它为单向的屠杀更妥当,灯影绰绰里,女人灵活而矫健的身影不断翻转、跳闪、腾挪,时时给予自枪口脱逃的漏网之鱼以致命一击。那将近身战和射击技巧融合得出神入化的枪斗术,即使无缘登上荧幕博得满座倾倒,也依旧令她叹为观止。枪声、惨叫、肉体的踢打和骨骼断裂声声入耳,尘土飞扬甚嚣尘上。明明是杀戮,却优美得仿佛她俯下身给的一个吻。

战斗的间隙女人朝远处高声喊了几句当地语言,错愕之余,伊莎已被快步跑来的看不清面孔的男子搀扶起,艰难地向巷口挪移。秋夜凉风习习,拂面即平添倦意。伊莎的眼皮直往下耷拉,惯使的突击步枪如灌铅般沉重,随着步幅移动拍击着腿侧未经包扎仍在汩汩淌血的弹伤,兴许是失血过多,稍加动弹便引来一阵要命的眩晕,痛觉逝如潮退,换以更让人心焦的困意取而代之。

她自认大限将至,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耳畔呼啸的风声,余光中流逝的风景,如梦似幻,捉摸不定。

短短二十米的距离,她走得足有一生那么漫长。

在男人有力的支撑下她强忍剧痛,屈腰弓背四肢并用才堪堪爬上了越野车。裤边刚挨到皮座,车门便砰地关上,结实的防弹窗隔绝了沿街霓虹的斑斓色块,也隔绝了半条街开外如火如荼的火拼动静。

伊丽莎白如释重负一样陷进皮沙发,摸索着把枪搂紧,像呵护一块易碎的玻璃一般虔诚而珍重。随后便在诗一样险峻的黑暗中,在渐渐寻觅到的一丝不畏死的平静里,堕入了更深一层的黑暗。

完全失去时间概念的伊丽莎白,在终于中止梦梦相扣的死循环而清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张开两眼,四下无人。垂眼望去,染血的衣物不知所踪,身上是一尘不染的睡衣裤,肩背的绷带也显然是刚换不久,散发着阳光暖融融的气味。灰白色的阳光从窗隙涌灌而入,将居室裹进一片不可名状的暖黄。这间方正的客卧便是她的栖身之所,面积不大但布施温馨,人性化的设计让她很快意识到是在一户人家。

不远处的墙角靠放着她的自动步枪,尘土血迹已被清理干净,精钢铸的枪身镀着一圈金色光晕,在主人的凝视下形如一件久藏的工艺品,而非弑敌无数喋血薄情的杀人武器。

尽管暂时无法确认对方是敌是友,煞费周折来救她于险境,想必不会是恶人。

如此说来,只剩下一件事焏待解决……

她所有的通信设备已毁于鏖战,总部此刻定为她的生死未卜而焦头烂额。胜败、战绩、减员人数,她必须分秒必争地反馈回去,那么该如何取得联系呢?

苦思冥想依旧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气头正盛。届时,她留意到门外窸窣的细微响动,不明来者,伊丽莎白有意不做声张,而是躺回原位半阖着眼睛假寐,全然一副毫无防备的伤员状态。

兵家之道,欲擒故纵,诱敌深入。

她正为自己刚从浩如烟海的东方古籍中学来不久,便即刻投诸实践的兵法沾沾自喜,门锁“咔哒”一声开了,门缝中露出一个畏首畏尾又按耐不住好奇欲朝内窥探的深褐色小脑袋。

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转着一双乌溜溜的圆眼睛,雪白的丝绸睡衣曳地。臂弯里一只通体雪白的胖猫不住地挣扎脱逃,却被他箍得死紧,一人一猫因此较开了劲,殊不知这次第尽入伊丽莎白的眼底,她憋了半天,一个松劲,忍不住笑出声来。

门外的一人一猫皆是一愣。

自知装睡的假象已败露,伊丽莎白索性大大方方坐起身来,枕头垫在背后,艰难地抬手把颈间长发挽成一个髻。

男孩儿却忽地赧了起来,退回门后只探出半边身子,斜倚在门框上偷偷打量她。

下一秒,怀中猫咪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轻巧地带离。

伊莎和男孩同时仰视,女人的面影同梦中的景象重叠得严丝合缝。

直觉在脑中尖锐地啸鸣起来——

是她。

tbc